江西中医药大学党委宣传部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人物聚焦>>正文
刁军成:情系中医 执着追求
  时间:2013-01-18     点击次数:    

情 系 中 医 执 着 追 求

———记我校中医妇科学学科带头人刁军成教授

艾卫平

        “我就是喜欢中医,喜欢江西中医学院,我的求学和工作经历相对简单,从上大学起,我就决定了要在江西中医学院呆一辈子。”这是一个有着34年江中情怀的人的肺腑之言,这绝不是豪言壮语,而是实实在在的事实。她曾经有机会在副厅级领导干部选拔考试中考出去,但她却连续三次都在志愿栏中选择了江西中医学院,而且2次进入到了考察环节,尽管最后都失败了,但她从未后悔。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用她的青春和热血浸染着江中的土地,她就是我校附属医院副院长、学校中医妇科学学科带头人———刁军成教授。

        刁军成,女,汉族,1960年2月出生,中共党员,博士,教授、主任中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担任学校附属医院副院长、临床医学院院长、中医妇科学学科组组长、学校学位委员会委员。全国百名杰出女中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优秀临床研修人才,江西省中青年骨干教师。主要从事中医经典和中医妇科理论研究和临床实践,在中医辨证论治方法,经方临床运用,以及妇科月经病、不孕症等领域有坚实的基础理论和丰富的实践经验。

        对刁军成教授的采访是在她的办公室,她一再声明不是接受采访,而是聊天,她愿意把她在江中34年的经历和情感与记者分享。令我稍感意外的是,她竟然对我和她为数不多的几次交往记忆颇深,这也一下拉近了我们的距离,采访便真的成为了一种家常式的交谈。

        坚持学习———生命旅途的主旋律

        刁军成说,她的经历非常单纯,就是学习———学习———学习,学习是她生命中的一条主线,她用学习来提高自己的能 力,用学习来促进工作的水平,用学习来刻画人生的轨迹。1977年,刁军成第一志愿考入学校中医系,五年学业期满,以优秀的成绩毕业留校;毕业后,她的学习依然继续,1986年,她考取了学校中医伤寒专业的研究生,师从名誉院长、全国名老中医、伤寒专家姚荷生教授。研究生毕业后,已是教授和中层干部的她,仍然坚持学习,2008年,刁军成顺利从湖南中医药大学中医妇科学博士研究生毕业,同年,参加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组织的遴选考试,被定为第二批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研修项目培养对象。刁军成说,她的一生,就是学习的一生。从本科毕业留校任教至今,她通过不断地学习,学位从学士到硕士,再到博士;职称从助教、讲师、副教授(副主任中医师)到教授(主任中医师);职位从团委秘书到伤寒教研室副主任、伤寒教研室主任、中医系副主任、中医系主任、附属医院副院长、临床医学院院长。每一步,每一环,都充满着学习的艰辛与快乐。她说:“一个人,不管身负何职,处在何位,学习都应该是常抓不懈的!”

        除了担任学校的职务外,刁军成还担任了很多社会兼职。她说,担任这么多社会兼职,不是为了图虚名,而是为了真正的“实利”!社会兼职既是学者承担社会责任的一种体现,更是自己继续学习的一种机会。她把每次的社会活动都当成了一个很好的向他人、向组织学习的机会,而且她还经常把这些学习资源进行整合和优化,尽一切可能与同事分享。她开玩笑说,她愿意做一名学习的“二传手”,给那些鲜有机会出去进修和学习的年轻人提供学习的便利。

        她自己也是兼收并蓄,除了师从姚荷生老先生外,还虚心向名老中医王鱼门、伍炳彩、陈瑞春、邓必隆、周士源等学习,不断强化自己的中医基础。

        刻苦钻研———事业前进的源动力

        刁军成说:“祖国医学博大精深,内涵极为丰富。每一名医学工作者要想有所成就,就必须勤求古训,博采众方。”她说她一直以先师———姚荷生老先生在她入学之初“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教诲为戒。先生渊博的知识、率真的性格、为人处事的方法,严谨治学的态度,都让她受用一生。在先生搭建的中医实质的理论框架下,刁军成坚持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治中医之学,遵循学道于经典、闻道于百家、悟道于变通、成道于临床的规律,以经典为根,以临床为本,学用结合,不断夯实中医功底,致力于中医辨证论治规范化和妇科疾病临床研究。

        刁军成认为,辨证论治是中医学之精华,伤寒论之六经辨证为百病立法,不专为伤寒一科。因而要探求六经辨证的实质内涵,扩大六经辨证和经方的临床运用,必须从六经的生理病理入手,寻求疾病产生的根本,从发病机理上认识病证与六经的对应关系,发挥《伤寒论》作为临床诊断治疗学纲要的作用。刁军成确立了六经的生理病理及六经辨证的临床运用规律为自己的主要研究方向。对六经的实质,脏腑、经络、气化的界说和有机结合有独到的认识,总结完成的《姚荷生伤寒论有关疾病分类学纲目》,作为研究生教材,在全国有良好的影响。她注意学以致用,对经方麻杏甘石汤,小柴胡汤、大柴胡汤、半夏泻心汤、葛根芩连汤等临床运用有所发挥,探讨了补肾柔肝在治疗妇科病中的意义。在进行伤寒学研究的同时,积极开展教学研究,使教学相长。在任伤寒教研室主任期间,组织或主持完成了伤寒论课题库建设,伤寒论病案分析计算机辅助教学研究,伤寒论阳明热证和热厥证动物模型观察,获学校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2项。论文《论伤寒论教学的意义和目的》阐述了独到的见解,在全国首届伤寒论、金匮要略教学研讨会上引起共鸣。

        刁军成在事业上的刻苦钻研更多的还体现在她的跨科转行上。她没有把研究仅仅局限于对伤寒的研究,而是试图用姚老先生的关于中医实质的精髓去构建自己的研究版图。正是基于这点,她从中医伤寒学转行到了中医妇科学,力求在临床基础上寻求一个新的突破点。她敏锐地观察到了当前中医妇科学的优势:一是妇科学充分体现了中医学整体观和辩证法的学科特点;二是妇科学较其它学科与现代医学结合更为紧密,学术思想活跃,学科发展与时俱进。刁军成告诉记者,很多西医在诊治妇科疾病时,经常会向患者推荐中医,这在其它专科中是不常见的。原因就是目前的中医妇科学很好地融入了现代医学知识和技术。为了使自己在这个半道入行的领域内有所建树,刁军成说,她现在是用30岁的心态来研究专业,立足中医研究西医。在她的床头每天都放着两本书,一本是《中医妇科学》,一本是《西医妇科学》,书名从未更换,版本却是与时换新。她说:“有的书需要读一辈子。”此外,她还毅然成功攻读了中医妇科学的博士,逐渐奠定了自己在学校妇科学的领军人的地位。

        勇担重任———学科发展的领头雁

        作为中医妇科学的带头人,刁军成面对学科发展的机遇与挑战,敢于承担重任。将大量精力投入到学科建设与发展的工作之中,做了大量艰苦、细致和开创性的工作。她与同事密切配合,从凝练学科方向、加强队伍建设、促进科研工作的宏观决策,到召开研讨会议、组织相关材料申报等事无巨细,认认真真,扎扎实实,中医妇科学的建设已取得了较好成绩,先后被评为学校重点学科、国家中管局重点专科、国家药理临床基地。作为学科带头人,刁军成非常注重师资队伍建设,特别是注重青年教师的培养。组织青年教师定期进行学术活动,营造学术氛围,鼓励青年教师提出新的科研思路,帮助并指导他们申请科研课题。目前,中医妇科学青年教师科研热情空前高涨,整个团队充满朝气。

       刁军成说,近日他们正忙于国家重点专科的申报工作。虽然目前我校的中医妇科学与广州、南京等先进省份还有差距,也不如学校其他优秀学科基础厚实。但通过努力,扎实工作,她有信心加速中医妇科学的发展。

        治病救人———医学工作者的大使命

        在医生岗位上工作多年,虽然辛苦,但刁军成感到很欣慰,她觉得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奋战在医疗战线几十年,她没有一句惊天动地的豪言壮语,没有吃过患者一餐饭,收过患者一分钱。她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只是“尽责”而已。在她的眼里,所有找她就医的患者从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相反,对于生活贫困或是从地市县来就医的病人,她更是要多出几分爱怜之心。一次刚出差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回家,就接到一位从余干慕名来就医的患者电话,说在医院门诊等她,她二话没说,拖着行李箱就往医院赶。事后,这名患者感动地对周围的人说:“刁医生心眼真好,对我们患者就像亲人一样。”因为高尚的医德,刁军成被评为“全国百名杰出女中医”。

        教书育人———教师与母亲的双角色

        在肩负繁杂的医疗、管理、科研工作的情况下,刁军成从未放弃教学的职责,三十余年来一直工作在教学的第一线。讲授课程包括《伤寒论》、《中医经典选读》、《内经选讲》、《中医妇科研究进展》等,授课专业有中医专业、中西医结合专业、中医临床专业等,授课对象有本科生、研究生、留学生等。她长期坚守教学岗位,认真履行教书育人的职责,特别注重在临床实践中带教,在现实工作中帮助学生提高,用自己的人品、医德、医术、敬业精神,影响和感染学生,深受学生好评。先后被评为“江西中医学院优秀教师”、“江西中医学院优秀共产党员”、“江西省中青年骨干教师“、“江西省优秀研究生指导教师”等。近年来专门为研究生开设的《伤寒论的理论内涵及方法》、《扩大经方临床运用思路》等专题讲座,更是受到广大研究生的热烈欢迎。在其所带的研究生中,有2人获得“一辉优秀研究生奖学金”,2人获得“许寿仁奖学金”,立项1项江西省研究生创新研究课题,10人已毕业,均已成为所在单位的业务骨干。

        研究生方家说:“刁老师总是教我们为人处事的方法,不仅在学习上,还在工作生活上经常及时地给予我们必要的提醒。她是一位伟大的导师,更是一位伟大的母亲!”然而,在刁军成的儿子眼中,她却算不上伟大,简直就是平凡。他的儿子说:“妈妈是丢在人群中找不到的那种人。”对于儿子,刁军成充满着爱,因为工作的原因,却也带着遗憾。

        1996年,儿子在南师附小上小学一年级,离阳明校区很近。那年12月份的一天,刁军成主持中医系的一个会,会议一直开到下午6点多。她本可以随时请个假或者中断一下会议去接下儿子,但她没有。当会议结束后赶到儿子学校时,整个学校就剩下儿子一个学生了。儿子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妈妈,我以为你把我忘了!”怎么可能忘呢!刁军成说到这里充满着对儿子的歉意。她说:“保证子女身心健康是做父母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真诚善良———人生追求的高境界

        林肯说过:“一个人到40岁的时候就要为自己的长相负责”。刁军成注释说:经过生活的历练,所形成的人生观和处事方式,影响着她的言行。她认为只有高尚的情操和思想品德,才能给人以美的感受。崇尚自然,崇尚真善美一直是她的追求。以平常的心态看待名利,以辩证的方法评价得失,以质朴的态度对待顺逆,待人处事不虚伪做作。她说她的工作生活中,得到很多人的帮助与扶持,她也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对别人有帮助的人,善待自己,善待别人,悠然人生。

        她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医院党办的罗昭娜说:“刁院长人特别和蔼,非常乐于助人。有时快到下班的时候,有朋友过来找她看病,我都特别的不好意思,怕耽误她下班。结果,刁院长说没关系,不仅仔细帮我朋友看病,还交待了很多的注意事项。这让我在朋友面前特别的有‘面子’”。

        采访临近结束时,刁军成说:“一个人的成功不一定是官做得有多大,钱赚得有多少,只要尽力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完了,就是成功。”她甚至表示,不反对自己的学生毕业后离开中医岗位,她说,只要他们真正学懂了中医,不管在什么岗位,他们都会不自觉地运用中医的观点去待人处事,这是中医的博大精深,也正是她一生挚爱中医的理由!(通讯员罗昭娜参与采访)

【关闭】

分享到:

最新新闻

视频新闻

  • 尚无内容。

站内搜索

  • 站内搜索:

图片新闻

更多>

热点排行